”那些抱着孩子从花前走过的老人们

  月季花的新生 我是亲眼目睹那些月季花被平根刈去的。 四五月间,月季花是我所居住的这个小区的一大风景。春天到 了,那些月季花,抽出纤长的枝条,冒出碧绿的有时又带点暗红的 叶子,不多久开花,先是一朵,后来是无数朵,一株上也高高低低、 前前后后开出许多朵。这些月季花,一丛丛,一束束,或集合成方 形,或排列成长条形;或长在池子里,或生在墙角的泥土中,成为 我们小区绿化带里最吸引人眼球的品种。 我相信,和我一样喜爱这些月季花的,不只我一个。那些年轻 的姑娘们,大概是来我们小区找人有事的,乍一看见这些花,禁不 住惊呼: “这么多花! ”“ 真美! ”那些抱着孩子从花前走过的老人们, 也会情不自禁地教孩子咿呀学语:“花!”“很好看的花!”当然,也 有人经受不住诱惑,扭头看看前后左右没人,动作飞快地偷偷摘一 两朵,抓在手上,送到鼻尖下,使劲地嗅着。没关系,花很多,少 掉一两朵,是无碍观瞻的。 即使没有人去采,月季花自己也会落。它们尽情地开放,就像 一个充满青春活力的女人,渐渐地,不再是最好的年龄,失去了令 它们骄傲的丰润姿色,不再饱满,不再鲜嫩,不再不含一丝杂色, 变得疲软、憔悴、枯萎了,终于有花瓣脱离花朵,飘落到根部。花 丛中,泥土上,多了无数片花瓣,想象着纵使有林黛玉那样多情的 葬花人,也扫不尽每天都在飘落的花瓣吧。 这时的月季,不要以为枝上都是残花,它们是分批次开放的, 最先开的,落就落吧;另外的几朵,依然是最好的年龄;更有那几 枝,葱嫩的尖尖上,还奖杯一样擎着一只只花骨朵,耐心地等待開 放。它们也是老中轻三结合的,就像旁边小游园里闲坐、纳凉的那 些人,有抱在怀里的婴儿、刚刚学步走路还一冲一冲的幼儿,也有 年轻的母亲,还有头发花白、步履蹒跚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们。花 的世界,与人的世界,原来是一样的。 我又看到一位中年的园丁了。我们小区的花草树木,平时都是 由他负责养护的。剪枝,锄草,浇水,喷药杀虫,冬天的时候一场 大雪后他会用竹竿小心翼翼地为那些柔软的枝条捣去积雪。可这一 次,他竟是带着几名临时雇佣来的女工,用镰刀平根割去了那些月 季花。 这是为什么?我很想走上前,这样诘问他。终究没有问。他能 告诉我的答案,可想而知。而我有些审美习惯,未必符合公众规范, 或许只能算是我个人的癖好。比如,夏天,我并不忍心看见路边绿 化带里茂盛的杂草被割草机拦腰斩断,一律剃成小平头的模样,草 屑飞溅,散发着我非常熟悉的乡村收获季节空气中的清香。有的区 域,保留着,任其生长,不也是很好么?再比如,秋天的时候,公 园里的小路上铺满了悬铃木的枯叶,走上去沙沙的响,我也并不希 望勤劳敬业的环卫工人及 将这些枯叶扫去。有的小路上,暂时留着 这些枯叶,任其在飒飒秋风中与大地相拥,不也是一种风景么?这 些,纯属我个人喜好。我个人的喜恶,是左右不了别人更左右不了 这个社会该怎么着就怎么着的。 现在,我只能看着那些月季,不管老的、年轻的还是年幼的, 被那个园丁带着人,无情地刈去,只剩下光溜溜的泥土,和泥土上 那些不显眼的月季花的根茬。 进了六月,又到了七月,雨水多起来,梅雨季节到了吧?空气 接连许多天湿漉漉的,连路边人行道上面包砖的缝隙间也冒出了绿 莹莹的苔藓,很重的绿色。缝与缝垂直相连,一块面包砖就是一个 扁扁的“口”字;缝与缝又是有规则地从中线错开,那无数的“口”字 这样组合着,或浓或淡,便像是无数个连成一片的“囍”了。不是红 “囍”,而是绿“囍”。不是谁的巧手 剪刀剪出的,而是大自然,借着 人类的作为,随意勾勒出的。半是人工,半是天然。 我无意中发现,不知什么时候,那些平根刈去枝条的月季花, 又冒出半尺、一尺来长的新枝了,顶端居然又开出艳丽的花了。不 是一两朵,是星星点点的许多朵,加上正在孕育的,要不了多久, 我们小区又将开出一片一片的月季花了。而且,由于这一茬月季是 在同一个起点上生长的,它们的枝条都一致的碧绿、青嫩,不见一 根枯枝,不见一片枯叶;那些花朵,也都是新鲜可人的模样,一枝 一朵,举在顶端,绝不贪多,如同一张张年轻的脸、一个个纤柔的 腰肢,正在为我们表演集体的舞蹈,没有一处细节不协调。如果碰 巧,看见花瓣上沾着几粒晶莹的雨滴,或是露珠,我想,这是她们 的明眸皓齿吧? 细雨中,我站在楼底我家车库门口,看着那些月季花。我想, 这些花,是告别昨天之后重获新生的。旧的不去,新的不来,是这 样一个简单的道理么?可是,什么是旧,什么是新,这不是什么人 都能随意判断出的。就我而言,活到四十多岁,日复一日的平淡日 子时常令我厌倦,几乎每一天,我都在渴望拥有一种崭新的生活, 然而,那种崭新的生活,到底什么样,我要以刈除什么旧的作为代 价来获取,却不是我轻易能做出选择的。 人有时活得比植物,譬如比月季花,还无奈。不是么?

  人生感悟之月季花的新生_数学_自然科学_专业资料。月季花的新生 我是亲眼目睹那些月季花被平根刈去的。 四五月间,月季花是我所居住的这个小区的一大风景。春天到 了,那些月季花,抽出纤长的枝条,冒出碧绿的有时又带点暗红的 叶子,不多久开花,先是一朵,后来

上一篇:我们的客厅|人比花娇花无色 天津首届月季花小姐的花色人生
下一篇:如此集叶花果为一树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