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匠大叔泡好一壶浓茶

  见石匠大叔的最后一面是在父亲的院子里。手端一杯浓茶,笑吟吟地望着父亲院子矗立起的新房。他脸色蜡黄,茶色镜仍戴在脸颊,60多岁的人似乎很疲惫。记忆中,石匠大叔挺疼爱孩子们的,他能叫出所有邻家小孩子的姓名,经常会送孩子们一大把磨光的石子,偶尔还把他浓浓的黑茶水让给干渴的我们。绒线花树的清香和着茶水,很醉人。石匠大叔去世很突然,没有住医院,父亲说,他早知道自己病在肺里,石头粉末吸得太多了。

  =999) this.width=1000; class=showappimg>

  =999) this.width=1000; class=showappimg

  =999) this.width=1000; class=showappimg>

  吃完早饭,石匠大叔泡好一壶浓茶,摆放在凿好的青门墩石上,接着,从眼镜盒里取出一副茶色石头镜,朝镜片呼出一口气,用布头轻擦几下,再满意地戴在脸颊上。一手握凿,一手持锤,“当当当……”地凿起来。“嘭-”青石碎片飞起,他头一偏躲过,又继续“当当当……”地凿着。石匠大叔那时正当壮年,生养了2男3女,家里盖了3间土厢房。我和他的小女儿同岁,常在她家门前的青石堆里拣出很多小青石,打磨光滑,和伙伴们趴在光亮的平地上玩“抓挠”(抓石子),石子向天空扔出很高,在它掉下的间隙,地上的石子也能立刻被抓起,张手逮住掉下的石子。一个夏季过去,小伙伴们各个技艺超群,右手指甲磨得平平的。

  七月流火,绒线花(合欢花)开得正热闹。一把把粉红色的扇子挂在绿叶中间,像少女,像彩云,令人欢欣愉悦,抑郁之情瞬时烟消云外。每年看到绒线多年前,在门前绒线花树下凿门墩石的石匠大叔。

  =999) this.width=1000; class=showappimg

  =999) this.width=1000; class=showappimg

  七月流火,绒线) this.width=1000; class=showappimg

  评分针对楼主壮美昭陵于2015-07-01 12:33发表的绒线花树下的石匠:

  石匠叔凿的青石门墩都卖给了方圆村民。他凿的青石门墩花型不多,凿痕清晰,一对门墩石大小、石窝完全一致,方园人都敬称他“石匠叔”,常有高粱酒、羊群烟敬上。石匠叔最得意的笑容,就是他手端茶水,乐呵呵地看着自己的杰作被拉走。

  故乡以唐昭陵闻名天下,唐建陵石刻在历史上也占有一席之位,能工巧匠为后人留下了珍贵的雕刻艺术。石匠大叔虽算不上能工巧匠,但他以自己的技术惠顾方圆百姓,让他们安居乐业,而且把生命都奉献给了职业,无论他凿的门墩石今天有没有用,有没有雕刻着他的名字,我都记着他绒线花树下凿石的一幕,特作此文以念之。

  =999) this.width=1000; class=showappimg>

  =999) this.width=1000; class=showappimg>

  =999) this.width=1000; class=showappimg>

  =999) this.width=1000; class=showappimg

  七月流火,绒线) this.width=1000; class=showappimg>

  石匠大叔雕刻门墩石是从70年代初,北山炸山取石开始的。故乡北有座巍峨高耸的石头山叫九嵕山,唐朝时,唐太宗李世民凿九嵕山为陵,安息于此,此后,这座山就被称为昭陵。九嵕山属于北山山系,蕴藏着丰富的石灰石,在礼泉境内东西连绵几十公里。七十年代初,随着现代建筑业的兴起,人们开始炸山取石,烧水泥,烧石灰,疯狂地开采唐朝被视为风水宝地的青山。80年代,曾经青山绿水、鸟语花香、良田茅屋的静谧田园彻底变了模样;乡间小路成了宽阔的泥土石子大道,尘土飞扬,拉石车川流不息,土地变得干旱贫瘠。村子几位青壮年炸石死了,村子南北两口机井抽不上水了,为了一担水,男人们要挑着担子去三里外的菜园村……

  =999) this.width=1000; class=showappimg

  80年代末,农村门前都盖起了砖瓦大房,瓷片贴上砖块的大门富丽堂皇,盖门楼的人家少了,门墩石也不需要了,绒线花树下弯腰凿石的石匠大叔也放下了凿子。

上一篇:并告诫我“只问耕耘
下一篇:它没有松树那挺拔的身形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